莫言在沪“表白”于和伟:这是灵魂附体式表演剧本

作者: 小郑 2023-11-30 03:24:01
阅读(37)
"于和伟老师有机会能饰演我的作品《鳄鱼》中的主角单无惮。"20日,上海大零号湾文化艺术中心座无虚席,"我们这个时代的戏剧"座谈现场,作家莫言"高调表白"偶像于和伟——"好的表演艺术家从来不靠颜值。我很少一部电视剧从头看到尾,但《觉醒年代》里于和伟扮演的陈独秀,让我感觉这是‘灵魂附体’式的一等表演艺术。"莫言今年推出最新剧作《鳄鱼》,用魔幻色彩的话剧探索人性秘密,完成了从小说家到剧作家的华丽转型。对谈中,两人甚至即兴"飙戏",莫言"扮演"鳄鱼,各自念起书中台词——"可惜可惜,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都是欲望的奴隶。"事先没彩排,但老友间互动默契,莫言还不忘隔空"吐槽"余华——"他才不是我的偶像。我俩多年同窗室友,谁有啥毛病还不清楚吗,互相都有对方的把柄。"台下不时爆发出笑声掌声。"用仲甫先生的几句台词——我们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责任,我们爱这片土地,爱这个国家。让我为这个国家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吧。"讲到动情处,于和伟如是寄语现场千余名学子。舞台的即时反馈,让戏剧创作更具成就感莫言直言,《觉醒年代》他在电视上看了一遍又在网上看了一遍,"之所以吸引我,完全就是因为于和伟扮演的陈独秀令人信服,不是那种模仿皮毛或虚张声势的扮演。"莫言甚至用了一个网络流行词"YYDS"("永远的神"拼音首字母)来形容。对于舞台表演,莫言有自己的理解,他内心一直有股戏剧情结——"戏剧是我多年的梦想。一个剧作家坐在剧场里观看舞台上搬演自己的剧目,真的很享受。莫言在沪“表白”于和伟:这是灵魂附体式表演剧本戏剧和观众的距离很近,你所设计的那些认为会引起反响的情节、台词会立刻得到验证。这让创作者尤其有成就感。"莫言写过剧本《离婚》《霸王别姬》《我们的荆轲》等,多次获国内外奖项。他的小说中也能看到诸多戏剧因素,如长篇《檀香刑》的构思、结构、人物等借鉴民间戏剧"茂腔"展开文体探索。"戏剧演员就是老百姓的老师,露天土台子、集市即兴演出,都是我小时候学历史的地方。"莫言谈及,年轻时写过几个电视剧本,"那是为了赚稿费,要真正把剧写好,需要把剧本当成艺术品,实现文学的目的,这是我坚信的原则。"到了剧本《鳄鱼》,作品综合了萨特、布莱希特的一些手法,"希望读者能够对剧中人物命运感同身受,但同时也对这段故事有冷静的批判力。"年轻人遇到困难,"不要被大风吹倒""不管是历史人物还是社会名流,进入表演时我都尽量把角色放在‘人’的框架下去琢磨,理解活生生个体人性的一面,不能跑偏。"业内曾评价,《坚如磐石》《二手杰作》里的于和伟在悲喜剧的世界中穿梭,生动诠释了"教科书级别演技",对此,他坦言,自己更在意角色本身,内心冲突越强的人物,戏越好看越有张力。"生活是表演最大的富矿和底气。之前饰演陈独秀时,我留意到他拍照时会跷脚的小姿势,获得不少灵感。"于和伟谈到,自己演戏时会给人分类型,思考这一类型跟生活中哪些内容相像。"看历史照片,别人都老老实实的,只有陈独秀把脚伸到前面,我觉得这个细节是可以分析出他除了狂妄之气,还有一种生动的、不安于现状的气质。"到了《三国演义》,有别于"爱哭泣老好人"的刘备形象,于和伟的饰演方式是刻意往正史上"喜怒不形于色""当世枭雄"的评价靠拢,演出了刘备不怒自威、身怀大志的一面。"我有点迷茫,甚至陷入至暗时刻,到底该卷、躺平还是摆烂?"现场互动环节,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主持人雷小雪轮流念出学生抛出的疑问。"这三种状态都不大可取。"莫言顿了顿,给出七个字建议——"不要被大风吹倒"。"这世上就没有完全舒适的时候,实现了一个目标还会产生新的念想,只有努力寻找让自己舒适的位置的阶段。"于和伟坦言,大学刚毕业时也经历过无人问津的阶段,"对做演员这件事产生了自我怀疑,甚至还想过索性回老家吧。莫言在沪“表白”于和伟:这是灵魂附体式表演剧本但有次在片场导演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表扬,我的心态扭转了,状态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其实我想了想,这跟外界评价关系不大,主要是自我内心的主动调整。"他诚恳道出想法——"受挫了,也没关系,别太在意,好好睡一觉。多想想开心的事情,别执着痛苦不放。莫言在沪“表白”于和伟:这是灵魂附体式表演剧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作者:许旸文:许旸图:主办方编辑:姜方责任编辑:邢晓芳转载此文请注明出处。莫言在沪“表白”于和伟:这是灵魂附体式表演剧本